台北市東區牙齒美白陶瓷貼片權威 張智洋醫師

台北市東區牙齒美白陶瓷貼片權威

彈夾牙?談假牙?別被不實的廣告給騙了!

彈夾牙?談假牙?別被不實的廣告給騙了! 張智洋醫師

最近越來越多人有問到我【彈夾牙】的疑問,我就在這裡做個簡單的說明。

最近網路上有流行一部影片,裡面是一位林姓牙醫師在宣傳他發明的【彈夾牙】新式假牙。這位牙醫師號稱彈夾牙有取得國家專利,可以取代植牙,牙橋等各種型態的假牙。並說此舉可以改變牙醫界的長久以來的治療方式,不再需要耗時複雜的手術,只要靠彈夾牙就可以解決一切的疑難雜症。並且形容的好像彈夾牙還可以飛天遁地,無所不能,是個不可多得的好發明。

hqdefault

看完了這隻影片,我感到非常的訝異。心裡想現在都已經什麼時代了,還會有牙醫師拿著這種問題很大的東西,魚目混珠的推銷給病人。為什麼呢?因為這個彈夾牙說穿了,只是個不合格的活動假牙。它本身對於支撐,咬合力的承受是完全不足的。一般的活動假牙都需要在口腔內的至少都需要有前後左右四邊的支撐點,才能夠來支撐起牙齒強大的咬合力量,維持咬合的運作。這就是為什麼活動假牙不管是牙齒的數量有多少,永遠都看起來是那麼大。並不是我們牙醫師喜歡把假牙做的很大,而是假牙就是需要這些零件來支撐。彈夾牙只是個靠單邊的前後兩顆牙齒來支撐的活動假牙,在支撐力來說已經是不及格了。雖然外表看似比一般的活動假牙小了很多,但是背後隱藏的卻是很可怕的問題。因為這樣子支撐假牙的牙齒是屬於過度受力狀態的,只要時間久了,這些牙齒也會開始鬆動,一起被破壞。這時你就會發現原本好好的牙齒,竟然也會開始掉落。

所以簡單來說彈夾牙的治療方式是非常不當,且後遺症很多,通常在牙醫界裡是絕對不允許這樣子的作法的。

這些是一個醫師同行傳來【彈夾牙】失敗的案例。這位病人是到其他家牙醫診所製作的彈夾牙,因為發生了問題才跑來給這位醫師檢查。可以看到用來支撐假牙的牙齒早就已經發炎壞死,本來就是應該要即早拔除的。但是因為前一位醫師要做彈夾牙的關悉,刻意的將這些有問題的牙齒留著,讓發炎感染的地方繼續擴散。其實這樣的情況已經牽扯到醫療過失及道德的問題,更不用說此醫師是否有接受完整的醫學院訓練?

%e6%aa%94%e6%a1%88_2016_6_26_%e4%b8%8b%e5%8d%888_41_09
「圖一」可以看到用來當支撐的臼齒牙根,已經開始壞死,並已經有化膿現象。「圖二」相鄰的前後自然牙齒已被磨小來支撐假牙。

目前國際上並無任何研究證明這位林醫師的【彈夾牙】可以取代植牙和假牙。而中華民國牙醫師公會也已經發出聲明,直接聲明[彈夾牙]不是個正當的治療方式。

http://www.cda.org.tw/cda/news_detail.jsp?nid=1393

%e6%aa%94%e6%a1%88_2016_7_13_%e4%b8%8b%e5%8d%888_51_06

%e5%bd%88%e5%a4%be%e7%89%99

看到這裡,各位看倌如果還想要去做【彈夾牙】的話,我也只能奉勸各位好自為之了。

 

 

底下是許多林醫師的說法不正確的地方,如果有興趣可以看看 [文多慎入]

一、植體與牙齦、骨頭的關係(3:00)

「牙肉跟金屬棒是摸著的狀態,並沒有黏死」「骨頭跟植體的表面也是摸著的狀態」「金屬棒穿透到骨頭的深處,它並沒有所謂的封閉,那麼是不是一定滲水?」

答:是哪位醫學院教授教這位林醫師植體和骨頭沒有黏死,會有縫? 植牙後植體和牙肉,骨頭都是在密封的狀態,哪裡來的縫?林醫師您的牙齒組織學分數應該是不及格喔!

1、金屬材料(尤其是鈦)是骨科中應用最多的植入材料,廣泛用於骨科的各類疾病的治療。骨科的生物金屬材料,能治療骨骼疾病、替換骨組織,恢復骨骼的正常功能。

鈦材料具有質輕,組織相容性良好,生物界面結合牢固,有極高的惰性和抗腐蝕性,是理想的植入材料,人工牙根就是以金屬材料、鈦所製成的牙科植體。

2、在正確的手術操作程序下,一個成功的植牙,其植體表面會與齒槽骨自然結合,而且會有骨細胞長進植體,當鈦金屬植入齒槽骨後(大概12~24週)會和骨骼緊密結合,產生「骨整合」(osteointegration), 所謂的「骨整合」意指植體與齒槽骨自然結合。植體剛種入齒槽骨中,骨細胞接觸到植體,黏附、癒合到植體的鈦金屬表面上,接著進行鈣化,鈣化後,堅硬的骨頭組織便會與植體緊緊的嵌在一起。骨整合過程緩慢,需要三到六個月的時間。 待骨整合完成後,植體才可以承受咀嚼力量,因此植體植入後,通常要等三到六個月的時間,才能在上面安裝義齒。

「骨整合」的觀念在1959年被提出,1983年即已成定論並開始使用在牙科領域,1992年就被收錄在醫學辭典裏,所以這是個沒有爭議的事實。絕非如該片中所說「沒有封閉性,會滲水」的問題。

3、另外,植牙的假牙完成後假牙旁邊的牙齦還是有連接上皮(Junctional Epithelium, JE)與結締組織(Connective Tissue,CT)當成阻隔膜,保護其下方骨頭,防止感染,這是所謂的『生物寬度』(Biological Width)(如圖)。所以,一樣也沒有「滲水」的問題。

參考文獻

  1. Brånemark PI. Vital microscopy of bone marrow in rabbit. Scand J Clin Lab Invest 1959;11(Suppl.38):1-82.
  2. Brånemark PI (September 1983). “Osseointegration and its experimental background”. The Journal of Prosthetic Dentistry 50 (3): 399–410.
  3. Miller, Benjamin F.; Keane, Claire B. (1992). Miller-Keane Encyclopedia & Dictionary of Medicine, Nursing, and Allied Health. Philadelphia: Saunders.
  4. Mosby’s Medical, Nursing & Allied Health Dictionary. St. Louis: Mosby. 2002. p. 1240.

 

二、「植牙以後,這邊很普遍的就有這個小膿,就像眼屎一樣的,牙肉輕輕的用手指頭一擠,它就擠出來了,這個不但破壞骨頭,身體每天都在感染」(5:04)

答:這位林醫師可能在植牙方面的知識比較缺乏吧。正常植牙以後是不會有小膿胞的,如果有膿胞的話就是代表植牙已經發生問題,在過程中被感染了,需要更換。正常的植牙過程是不會有這個現象的。

該片中提到的「植牙後常常會有小膿包」是所謂的「植體牙周炎」(Peri-implantitis):人類角化牙齦,富含角質層,形成一堅固的上皮的牙齦,可以有效的保護牙齒,不受外力或細菌的侵犯。通常牙齒喪失後,角化牙齦也會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就是較脆弱的黏膜。病人植牙時就要盡量保留角化牙齦,或考慮角化上皮移植,增加耐受度。沒有考慮到這點,就容易產生植體牙周炎,導致腫脹化膿。據統計「植體牙周炎」(Peri-implantitis)發生的機會大約6.6%-28%。該片多次提到化膿,應該與缺乏正確的軟組織處理觀念有關。而且即使發生,絕大部分都是可以處理的,只要處理得當並不會造成身體每天感染的情況。

參考文獻

  1. Roos-Jansaker AM, Lindahl C, Renvert H, et al. Nine- to fourteen-year follow-up of implant treatment. Part II: Presence of peri-implant lesions. J Clin Periodontol. 2006;33:290–295。
  2. Kozue Okayasu, Hom-Lay Wang, Decision Tree for the Management of Peri-implant Diseases
, Implant Dent 2011;20:256 –261)。
  3. Santiago J. Caram, Guy Huynh-Ba, John D. Archie A. Jones, David L. Cochran, Urs C. Belser,    Biological Width Around Different Implant-Abutment Interface Configurations. Int J Oral MaxIllOfac IMplants 2014;29:1114–1122
  4. Zeinab Rezaei Esfahrood, Mahdi Kadkhodazadeh, Parisan Gholamin, Reza Amid, Euloir Passanezi, Homayoun Hosein Zadeh  .Biologic Width around Dental Implants: An Updated Review. JDMT, Volume 5, Number 2, June 2016 P.68-81

 

三、「這15年來植牙的興盛,通通造成醫院裡面外科手術跟搶救生命時一個障礙」「這些長期存在骨頭的潰腐的坑,積存的膿和惡臭,在緊急開刀的時候,都沒有辦法把它清除乾淨」「這是醫科、心臟科、外科、感染科所不認同而又不願意講的」(4:07)(5:26-6:24)

答:這位林醫師還真的是一步錯,步步錯。只能說,錯誤的醫學知識才會導致如此錯誤的繆論。

 

四、「所以我做植牙第10年以後,發現植牙不是一個好方法,因為它對全身的危害比固定式假牙還要直接、還要快!」(6:26)

答:沒有正確的植牙知識還可以幫病人做了10年的植牙?那這位林醫師的植牙失敗的機率應該很高,難怪他會覺得植牙不是一個好方法。

影片中提到的「植牙與心臟血管疾病的關係」是一個非常值得注意的問題。所有的牙周病如果沒有適當控制都可能對心臟造成不良影響,有關這方面的研究報告在2000年就已經有非常大量的證據了。所以有牙周病問題一定要儘快妥善處理。該影片中所示的幾張植牙X-光片,應該是「骨整合」失敗的案例(不知道術者是否是演講者自己?),如果是「骨整合」失敗一樣會發生像牙周病般的感染,加上沒有接受妥善處理當然可能造成心臟血管問題。

參考文獻

  1. Maria Emanuel Ryan Nonsurgical Approaches for the Treatment of Periodontal Diseases    Dent  Clin N Am 49 (2005) 611–636
  2. 2..Zitzmann NU, Berglundh T Definition and prevalence of peri-implant diseases. J Clin Periodontol. 2008 Sep;35(8 Suppl):286-91.)

 

五、「固定假牙有天然牙齒會斷裂的問題」「植牙有骨頭崩壞鬆脫問題」。 彈夾式假牙解決上述問題(8:07-8:30)

答:只能說這位醫師真的是沒在讀書,他的牙醫系到底在哪裡念的啊?

固定假牙發生牙根斷裂的機會大約為3%。

植牙後發生骨頭破壞問題的機會為8.5%;。

彈夾式假牙屬於活動假牙,活動假牙(存活率)使用5年以上者約96.4%,使用10年以上者為89.8%,但其中31.6%會發生鄰牙或支台齒蛀牙,35.6%發生牙周病問題。

參考文獻

  1. Ronald L. Ettinger, Fang Qian,Postprocedural Problems in an Overdenture Population: A Longitudinal Study JOE 2004 Volume 30, Issue 5, Pages 310–314
  2. Charles J. Goodacre, Guillermo Bernal, Kitichai Rungcharassaeng, Joseph Y. K. Kan, Clinical complications in fixed prosthodontics, J Prosthet Dent 2003;90:31-41.
  3. Bjarni E. Pjetursson Daniel Thoma Ronald Jung
Marcel Zwahlen Anja Zembic .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survival and complication rates of implant- supported fixed dental prostheses (FDPs) after a mean observation period of at least 5 years. Clin. Oral Implants Res. 23(Suppl. 6), 2012/22–38
  4. Behr M1, Zeman F, Passauer T, Koller M, Hahnel S, Buergers R, Lang R, Handel G, Kolbeck C. Clinical performance of cast clasp-retained removable partial dentures: a retrospective study. Int J Prosthodont. 2012 Mar-Apr;25(2):138-44.

 

六、「我們也不想做植牙,因為你不能說我為了不想磨旁邊2顆牙,然後去鑽骨頭,腐敗骨頭,去感染全身,這是更笨的想法」(10:03-10:44)

答:是誰說植牙會造成骨頭腐敗?一樣回到之前的重點,這位林醫師應該對於植牙的知識缺乏吧!

植牙後軟、硬組織發生感染機會約為8.5%,而且絕大部分是可以有效處理的。

參考文獻

  1. Bjarni E. Pjetursson ,Daniel Thoma Ronald Jung,Marcel Zwahlen ,Anja Zembic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survival and complication rates of implant- supported fixed dental prostheses (FDPs) after a mean observation period of at least 5 years . Clin. Oral Implants Res. 23(Suppl. 6), 2012/22–38

 

七、(這個設計)在3、4年前就已經向牙醫學院的院長報告過了,很多教授也聽過,大家都表示贊同,但礙於現實的商業環境,有一些阻力」(13:30-14:08)

答:哪一位教授贊同?可以講出來讓大家知道嗎?真的是大家都贊同的話早就放在教科書上教了,可以問問看哪位牙醫師有在教科書上看過?

此處並未說明是哪位教授或醫師。而且科學並非看誰的地位,而是一切讓數字說話,才是科學態度。

 

八、所有牙齒還在動搖 ,中等動搖, 輕度動搖, 都把它留下。「靠我發明的彈夾帽扣,來扣住外冠,從此以後這個牙齒很難再去拔牙」(15:52-17:4)

答:並非如此,許多動搖的牙齒都是因為你不既時處理的關係,之後牙周疾病越來越嚴重,都發炎壞死。最後都變成「長期存在骨頭的潰腐的坑,積存的膿和惡臭」,影響全身健康。其實這個才是造成問題的最大元兇。

所有的活動假牙都會造成鄰牙或支台牙的細菌堆積增加、牙齦發炎機會增加、牙結石堆積增加、牙周囊袋變深、牙齦退縮增加以及牙齒搖動度增加。

參考文獻

  1. Rissin L, Feldman RS, Kapur KK, Chauncey HH. Sixyear. Report of the periodontal health of fixed and removable partial denture abutment teeth. J Prosthet Dent 1985;54:461-467.
  2. Salonen L, Allander L, Bratthall D, Hellden L. Mutans  Streptococci, oral hygiene, and caries in an adult Swedish population. J Dent Res 1990;69:1469-1475.
  3. Butz-Jorgensen E, Mojon P, Banon-Clement JM, Baehni P.   Oral candidosis in long-term hospital care: Comparison of edentulous and dentate subjects. Oral Dis 1996;2:285-290.
  4. McHenry KR, Johansson OE, Christersson LA. The effect of removable partial denture framework design on gingival inflammation: A clinical model. J Prosthet Dent 1992;68:799-803.

 

九、「如果前面這個小牙有耗損,我們頂多再加一顆,頂多再磨一顆,三、四十年,這樣就可以達到快四、五十年的使用」「這個從二、三十歲服務到八、九十歲,牙床都不會壞掉,沒有腐敗,不會造成全身的感染」(17:18-18:10)

答:剛剛就已經證明你的作法已經造成牙床壞死,不出2-3年一定出事。現在還想保證別人一輩子沒問題?

 

十、「問:牙齒要開始裝假牙或植牙的病人,是不是可以完全考慮你這樣的方式?…..答:是,所以一輩子來算是非常划算的」(19:22-20:13)

答:雙重冠的支台齒在10年的存活率為66%,沒有支台齒活動假牙就無法使用或要經修改後才能使用。

參考文獻:

  1. Wenz, Hans J.; Hertrampf, Katrin; Lehmann, Klaus M. Removable Partial Dentures Retained by Telescopic Crowns: Outcome of the Double Crown with Clearance Fit.  Int. Journal of Prosthodontics . May/Jun2001, Vol. 14 Issue 3, p207-213.

 

十一、「在德國….他們比較嚴謹,台灣比較浮濫,他們選case比較嚴謹,比較保護、服務病人。但在台灣,卻連聽都不想聽、很懶!」(21:03-22:06)

答:大家『懶得聽』,應該是由於這位林醫師的證據力及實用性缺乏,無法說服其他同業,而非個人偏好!

全國牙醫師每年再教育次數(資料來源:中華民國牙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

95年:374次

96年:425次

97年:316次

98年:370次

99年:411次

100年:546次

101年:471次

102年:471次

103年:439次

104年:410次

其中每場次再教育時間從4小時到數十小時不等,其中與植牙直接、間接相關的課程高達6成以上。

牙醫師個人每6年至少會有180個小時的再教育,甚至有人一年的再教育時數就高達200小時以上。

 

十二、「最主要就是我們的牙醫學院不應該再教授那種對每個人身體有害,而且在醫院裡面、搶救健康體系裡面的一種加害者,並不是一種醫療團隊的協助者」(18:12-19:20) (20:32-21:02)

答:這個醫師應該才是他自己口中的「加害者」吧。

 

十三、「今天牙醫界在數十年已經是走錯或錯誤的方向 ,不得已 ,無能的方向」(22:49-23:35)

答:自己不好好念書,就來批評學校不好?

自1969年開始,醫學或牙醫學教育已經一改過去『講稿式、教條式』的教育方式,而以『問題/專題導向』(PBL)的學習方式。所有學習都始於『真實問題』,群體學習,學習者儼然主導學習,『教師』漸漸退去以前權威者形象演化為『協助者或教練』。西元2000年以後,更加入了『實證醫學』的概念,任何一種治療想法或方式必需經過嚴謹的考驗,尤其是能在國際的權威學術刊物上發表,才有機會為同儕普遍接受。在台灣,許多牙科學會,讀書會甚至私人開設的牙醫教育單位也都『跟著世界潮流走』,加入了此二元素,所以牙醫系在大學的排行榜蒸蒸日由此可見端倪。對於牙科教育有興趣者可參考台北醫學大學鄭信忠教授所著的『實證牙醫學』,必當不再誤解牙醫學在台灣的發展。

參考文獻

  1. Kaufman DM, Holmes DB. Tutoring in problem-based learning: perceptions of teachers and students. Med Educ 1996;30:371-7.
  2. Nayer M. Faculty development for problem-based learning programs. Teach Learn Med 1995;7:138-48.
  3. Dolmans DH, Wolfhagen IH, Schmidt HG. Effects of tutor expertise on student performance in relation to prior knowledge and level of curricular structure. Acad Med 1996;71:1008-11.
  4. Silver M, Wilkerson L. Effects of tutors with subject expertise on the problem-based tutorial process. Acad Med 1991;66:298-300.
  5. Hay PJ, Katsikitis M. The ‘expert’ in problem-based and case-based learning: necessary or not? Med Educ  2001;35:22-6.
  6. Kaufman DM, Holmes DB. The relationship of tutors’ content expertise to interventions and perceptions in a PBL medical curriculum. Med Educ 1998;32:255-61.
  7. Regehr G, Martin J, Hutchinson C, et al. The effect of tutors’ content expertise on student learning, group process and participant satisfaction in a problem-based learning curriculum. Teach Learn Med 1995;7:225-32.
  8. Walsh LJ, Seymour GJ, Forrest AS, et al. Differing roles of the tutor in problem-based learning: the Queensland experience. J Dent Educ 1998;62:634-9.

 

結論:時機壞,錢難賺。有的醫師無法從正常的管道來賺錢,就會想要投機取巧,用不當的方式取財。這樣不但是害了病人,也傷害了醫師自己本身的尊嚴。

而且以這位醫師的認知來看,不太像是正統牙醫系訓練出身的。大家不妨好好查詢一下他的學歷是否為真實。

 

實際臨床考量:

當缺牙後,患者有多種選擇,無論是植牙、固定假牙或是活動(彈夾式,鎖溝式、、、、)假牙,都各有其優缺點,各有其適應症。臨床上醫師要考慮許多條件,比如:患者的期望、美觀考量、經濟因素、時間因素、患者的配合度、患者的身體的系統性狀況、局部因素(如骨量、骨質、軟組織條件、鄰牙的條件、所有牙齒的牙周情況……)是否吸煙、服用何種藥物以及醫師的能力等等因素。所以應該找個可以充份溝通的醫師,做通盤考量再做決定如何進行,才是上上策。

參考文獻:

  1. Gustavo Avila,Pablo Galindo-Moreno,†Stephen Soehren,Carl E. Misch,Thiago Morelli, Hom-  Lay Wang.  A Novel Decision-Making Process for Tooth Retention or Extraction.J Periodontol   2009;80:476-491.
  2. Ken Hebel, Reena Gajjar, Cert. Prostho. Theresa Hofstede .Single-Tooth Replacement: Bridge vs. Implant-Supported Restoration. Journal of the Canadian Dental Association. September 2000, Vol. 66, No. 8. P435-438
  3. Watzek G: Implants in Qualitatively compromised bone. Quintessence Publishing Surry, UK, 2004.
  4. Misch CE: Bone density; a key determinant for clinical success. Contemporary implant dentistry, 2nd ed, Mosby, St Louis, 1999.
  5. Lekholm U, Zarb GA: Patient selection and preparation. In Branemark P-I, ZarbGA, Alberktsson T(eds). Tissueintegrated prostheses: Osseointegration in clinical Dentistry. Quintessence, Chicago, 1985.

 

 

綜合結論:

1、金屬材料(尤其是鈦)是骨科中應用最多的植入材料,廣泛用於骨科的各類疾病的治療。骨科的生物金屬材料,能治療骨骼疾病、替換骨組織,恢復骨骼的正常功能。

鈦材料具有質輕,組織相容性良好,生物界面結合牢固,有極高的惰性和抗腐蝕性,是理想的植入材料,人工牙根就是以金屬材料、鈦所製成的牙科植體。

 

2、在正確的手術操作程序下,鈦金屬在植入齒槽骨後(大概12~24週)會和骨骼緊密結合,產生所謂的「骨整合」(osteointegration),

「骨整合」的觀念在1969年被提出,1983年即已成定論,1992年就被收錄在醫學辭典裏,所以這是個沒有爭議的事實。絕非如該片中所說的「沒有封閉性,會滲水」。植牙的假牙完成後假牙旁邊的牙齦還是有連接上皮(Junctional Epithelium, JE)與結締組織(Connective Tissue,CT)當成阻隔膜,保護其下方骨頭,防止感染,這是所謂的『生物寬度』(Biological Width)。所以,一樣也沒有『滲水』的問題。

3、該片中提到的「植牙後常常會有小膿包」,這是所謂的「植體牙周炎」(Peri-implantitis):人類角化牙齦,富含角質層,形成一堅固的上皮的牙齦,可以有效的保護牙齒,不受外力或細菌的侵犯。通常牙齒喪失後,角化牙齦也會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就是較脆弱的黏膜。病人植牙時就要盡量保留角化牙齦,或考慮角化上皮移植,增加耐受度。沒有考慮到這點,就容易產生植體牙周炎,導致腫脹化膿。據統計「植體牙周炎」發生的機會大約12-28%。該片多次提到化膿,應該與缺乏正確的軟組織處理觀念有關。

4、影片中提到的「植牙與心臟血管疾病的關係」,解說如下:所有的牙周病如果沒有適當控制都可能對心臟造成不良影響,有關這方面的研究報告在2000年就已經很確定了。所以有牙周病問題一定要儘快處理。該影片中所示的幾張植牙X-光片可以清楚看到,那應該是「骨整合」失敗的案例,如果是「骨整合」失敗一樣會像牙周病的感染,造成心臟血管問題。

 

5、植牙和彈夾牙的比較:

植牙是以重生、有再造性為基礎。

a、固定式植牙:可以直接承受咬合旳,好處是不用修磨鄰牙。

b、覆蓋式假牙:是搭配合適的自然牙牙根或植體,加上傳統的活動假牙製成的覆蓋式假牙,其咬合力及穩定性皆優於傳統的活動假牙,大大增加咀嚼功能,可以讓病人的生活品質變好。

6、彈夾牙設計在:

a、單顆"牙齒雙重冠,比傳統單顆假牙多一層,更不方便。

b、在少於3顆缺牙,彈夾式假牙只有錢幣大小,因為使用一段時間後容易鬆動,容易誤食,安全性堪虞。

c、在骨頭或軟組織條件不良區域 :

*、缺牙區的鄰牙骨頭條件差。

*、只有少量的鄰牙可以支撐 。

*、缺牙區在牙弓的最尾端,而形成力學上第三類槓桿的費力槓桿( torque force)。

這些條件下,容易損壞支撐的鄰牙,使自然牙的負擔過重,牙周組織創傷,快速損壞自然牙;如此ㄧ來,彈夾牙及其零件,容易損壞。尖凸的彈夾牙及小零件,如果不小心掉落非常可能誤食。

 

7、此外,如果彈夾設計是 :

a、類似雙重套(Konus),這在牙醫界,已經行之多年,並非新的發明。

b、使用大量牙齒當做「固位」(retention),這樣和傳統式活動假牙,或雙重冠( Konus) 做法,都只是類似而已!該片中所提到的設計只是參加俄國的科展得獎而已,並沒有長期的追蹤研究,更未曾在專業領域的權威雜誌發表過,所以不能稱為廣泛接受的治療方式。

 

8、任何醫學新發明,都可能是醫學進步的動力,發明者的用心也值得肯定。但是醫學”發明”得獎是概念的得獎,並非等同經過嚴謹臨床實驗後,收集足夠臨床報告並證明高成功率的正式發表。以現代實證醫學觀念下,一個醫學新術式或觀念在被認同推廣前 , 通常會先經過例如實驗室力學分析、 動物實驗 、醫學中心單盲或雙盲比對實驗、以及收集足量臨床資訊並確定達到穩定高成功率後,才會被廣泛推廣。在此之前,嚴謹的醫事人員應避免以個人有限經驗擅自發表為 “穩定高成功率”的新術式或觀念。負責任的醫學是強調 “長期”高成功率的醫學,也唯有足量案例與足夠長時間觀察後發展出的穩定術式或觀念,才是對病患大眾較有保障的術式或觀念。

Media 媒體專區